从售卖花王正品纸尿裤开始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8-10-03 21:36

  在北大读书的6年里,多年的学生领袖身份让刘楠在北大的各个社团里如鱼得水,文笔出彩的她还是《北大青年》内刊的主笔。大三那年,她创办了北大第一个民间通讯社“新传社”,成了学校内的风云人物。

  天生喜欢网上购物的她,在“新传社”的BBS里,还特意注册了个小号,在带领同学采访报道的空闲时间里,经常组织大家搞团购,她统计好准备购买的人数再去和商家谈价格。每次买到货真价实的超低折扣用品,同学们总是称赞说:“楠姐,你天生就是个经商的人才啊。”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,刘楠的心里也隐隐地感觉到,这似乎才是自己最喜欢做的事情。

  读完研究生,刘楠果断选择了转型,在百度实习一年后,她去了世界最大的化工公司美国陶氏化学做了一名管培生。她的导师得知后,非常惋惜地说,中国新闻界少了一名好的新闻媒体人。刘楠安慰导师:“我从小就喜欢折腾,新闻不适合我,我需要的是我自己能做决策的行业。”

  当时大部分电商并未开通跨境购物服务,国外的品牌商也仍然依靠最原始的代理商、经销商等在几个城市的固定地点售卖部分产品。海淘妈妈们面对各种行货、贸易货、水货等焦虑不已,习惯了担任leader角色的刘楠很快成为行家里手。

  在妈妈论坛、QQ群中的讨论中,刘楠发现,信任危机是妈妈们遇到的最大问题。在给自己孩子买东西的过程中,刘楠陆续在网上发布了几百篇关于母婴用品的“科普贴”。

  “我能不能开一家店,让妈妈们放心购买正品行货呢?”刘楠决定在淘宝上开店,从售卖花王正品纸尿裤开始。

  “当时花王在北京的代理商是北京一商集团,为了拿到花王纸尿裤的代理权,我每天跟一商集团的张总打电话联系,他不愿意见我,我就直接开车到公司楼下等他。也许最后是这种死磕精神感动了他,最后他同意让我见一见花王的负责人,最后三个人当面谈,我就成功说服了花王,拿到了经销权。”刘楠说,创业需要死磕精神。2011年底,她的淘宝店开业,以“甜蜜的萌芽”为寓意,取名蜜芽宝贝。

  2013年4月,在淘宝的母婴用品店已经很有名气的“蜜芽宝贝”被投资人盯上了,有人找到刘楠,提出要高价收购蜜芽宝贝。刘楠不知道该如何选择,便通过校友会联系了真格基金投资人徐小平,希望听听他的建议。

  和徐小平的3个小时畅谈,刘楠却得到了一个意外收获。“徐老师一直在引导我,他说如果我有能力,想做什么?我说想做最好的母婴产品,甚至做自主品牌。最后,徐老师决定投资我。”

  她也遇到过危机。母婴电商本身就具有特殊性,如安全性敏感度高、口碑效应大于品牌效应等等。2014年8月27日,蜜芽宝贝被曝出其销售的玛格罗兰品牌儿童手推车为假货,对此,蜜芽宝贝连发三封公告声明,愿意对购买手推车的买家进行三倍补偿措施,对于自己的疏忽致歉。然而,此事不可避免的带来了“假货”质疑。

  “虽然我们没有卖假货,但公司发展太快,我们没有公关部门应对,也不懂如何与用户沟通,使得这件事迅速发酵,带来了很坏的影响。”刘楠说,危机后来虽然化解了,但也暴露出她在管理上的漏洞。

  刘楠随后重新梳理了供应链,“我们现在的供应链控制在两种:一是从品牌方的国内总代购体系采购,另外一种是直接从国外品牌方处采购,通过宁波、广州的保税区备货或者直邮报关入境。”

  生存依然是这个小网站要面对的问题。海淘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巨头入场,先行者洋码头预计2014年年销售额将达到8亿元,今年下半年,亚马逊、京东、天猫国际、苏宁等都相继开通全球直购业务。

  对于未来的打法,刘楠说自己只关注用户需求,“用户需要的是什么?物美、价廉、服务好。跨境免税也好、限时特卖也好,我们所做的所有努力都是在为了实现这个目的。不要去追风,而是要等风来。”

电话
020-55986215